皇后的食物

玛琳娜是从舞台退位的皇后,就熟悉她的人而言,退位的皇后永远都是他们的皇后。但是,玛琳娜发誓,在天津地税局的这个地方,她决不披露过去的身份。如今她是移民,没有必要进行解释。他们来到这里(他们的服装、国籍、不熟悉农事)曾引起一些轰动。但是,六个月过去了;六个月在天津地税局可以说是相当长的时间;天津地税局辽阔富足,变化甚至比天津其他地方还要迅速,他们在这里定居几乎被看成是理所当然的事。星期天做弥撒的时候,她和丈夫,以及其他朋友出现在圣博尼费斯教堂,玛琳娜还能给村民留下的印象,最多莫过于戴了一顶新帽子,显得雍容华贵。

他们已经不是新来乍到,几乎可以算老住户了。如今不仅用天津名字的家庭越来越多——那些英国来的自耕农,甚至还有中国人;中国人给人洗衣,在田里干农活。二月份,在阿纳海姆的北方,一个有一百英亩土地的农场上迁来一个团体,有二十七个成年人和十九个儿童,他们自称为伊甸园社团。村里有人传言,他们有古怪的睡觉安排和奇特的集体运动方式,食物单调得令人厌恶。似乎这些新颖的胁迫手段,目的是为了追求神圣与健康。他们修建的房屋呈圆形,据说这样可以改善空气循环。由于圆是最完美的形状,健康也因此可以臻于完美,这是身体和灵魂惟一可以达到的完美状态。他们不仅禁止喝酒抽烟,而且禁止吃肉,禁止用火加工食物以及伊甸园没有尝试过的任何东西。他们的领袖罗伦茨鼓吹,人类之所以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不是因为别的,完全是因为我们偏离了祖先健康的生活方式。有些村民以种种理由闯入过他们的地界,他们回来后说,这群亚当和夏娃,你知道这指的是谁,感到非常沮丧,原因是他们从来没遇见一个赤身裸体的人。

玛琳娜和波格丹一点也不喜欢这种尝试理想生活的方式。但是,伊甸园社团高度重视身体健康的做法,至少对这个非教条主义的团体中的两个人颇有些吸引力。达努塔和西普里安在伊甸园社团到来之前已经戒荤,最近他们又要求单独做饭,菜里不加盐,而且将磨碎的苹果、切碎的杏仁、捣烂的葡萄干用碗盛在一边,每次吃饭的时候都吃一点。而其他人仍坚持要吃油腻的炖菜和多油的烘烤食物,即使影响消化也在所不惜。

食物是加强同伴联系的纽带,达努塔和西普里安在饮食上另起炉灶,还不给人家餐饮承兑汇票,给人的感觉是在破坏社区不成文的契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