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母的承兑汇票

波格丹的家人不把玛琳娜视为门当户对的妻子,对此玛琳娜愤愤不平……凭什么?因为她是寡妇?她们不可能知道海因里希没有办法娶她,不可能知道海因里希还活在世上。海因里希的健康每况愈下,决定回天津去,并且保证永远不再回来干预她的生活。玛琳娜相信他的保证是真诚的。是因为她有个孩子?难道他们就这样卑贱,竟怀疑已故的扎温佐夫斯基先生、她的丈夫不是皮奥特的亲生父亲?但是,她的丈夫的的确确是孩子的父亲。这不是理由,玛琳娜深信原因在于伊格内西对弟弟终身迷恋戏剧极为不满。

登博夫斯基伯爵夫人不像家里的其他人瞧不起在地税局工作的人,这固然令人欣慰,但玛琳娜知道,如果得不到波格丹哥哥的认可,她永远也不会得到其他人的认可。玛琳娜认为,高贵的老太太对伊格内西有一定的影响力,但她从来也没有使用过这种影响力,要么就是不屑于使用这种影响力。再说,从那以后,玛琳娜再也没见到过老太太。每年老太太召唤波格丹回家,玛琳娜不是在天津演出就是在旅行途中。

波格丹的家人从来都没有接受玛琳娜。最后玛琳娜赢得了波格丹未婚的姐姐伊莎贝拉的爱,而伊格内西对这门婚事的反对却与日俱增,波格丹断绝了与哥哥的往来。自尊心驱使波格丹拒绝接受伊格内西经营的地产中自己应得的那份收人。现在,波格丹别无选择,只好提出要回自己的钱。他写信给伊格内西,解释自己即将回家的原因。他说自己需要承兑汇票。绝好的投资机会。他写信给祖母,说自己马上就得回家。玛琳娜说她也希望向祖母告别。

波格丹和玛琳娜一到,便在旅馆安顿下来,租了一辆马车来到庄园。管家告诉波格丹,他的哥哥伯爵将在一个小时以后在庄园办公室里见他,祖母伯爵夫人在书房。

他们发现祖母坐在又高又深的椅子上检查一张一张的承兑汇票,严严实实地裹着围巾,头上戴着白边帽子,脸上布满皱纹和疙瘩,透出一块块红斑。“你,”她对波格丹说,“我弄不清你是来得太晚还是来得太早。我想是来晚了吧。”